樱桃视频-樱桃小视频

6月 1, 2022 未分类

对于李若白的郑重其事,楚君归是有些不解的。他更喜欢一步一步解决眼前的问题,至于未来,活下去才有未来。

李若白对于楚君归的顽固和迟钝也颇为无奈,只好耐着性子明说:“你是代理人,也就意味着可以建立半独立的势力。在联邦眼中,这样的势力算是中立,至少理论上是。他们跟着你,日后还有重回联邦、接回家人的可能。对那些还没有成家的年轻人来说,这也是可以为之奋斗的事业和前途。”

“他们可以追随的对象有很多。”

“是有很多,但现在他们没得选择,只有你。”坏笑之后,李若白正色道:“王朝每个代理人都是人杰,想想看,整个王朝才有多少代理人?联邦的执剑骑士也是一样。追随一位代理人,意味着更多的希望和未来。”

“然后呢?”

“希望和未来是需要兑现的,他们不是机器,是人。你不能把他们当成机器来使用。”

这个道理楚君归当然懂,“我已经给他们提供了不错的待遇。”

“不错的待遇?人均2平方米的住宿吗?他们每天吃的是什么,喝的又是什么?”

楚君归很想说,方舟上的住宿条件就只有人均1平方米,不过看到李若白的样子,决定还是让他说完再说。

“以前是为了生存,那没有办法,肯定是生存优先。但是现在我们已经站稳脚跟,晶隼也同样不是我们的对手。在这个时候,就需要给我们的人提供稍微好点的条件,至少让他们过上人过的生活。”

楚君归点头,深表同意,然后打开个人终端,找到了小开天:“我们已经站稳脚跟了吗?”

“脚跟是哪个部位?地名吗?等我查一下……哦,懂了,你是想问我们是不是已经可以在这个星球上横着走了?我可以,你们不行,人类横着走速度太慢。”

柔顺长发美女明眸皓齿白丝长腿微微一笑写真图片

楚君归又重复了一遍,这次是以开天听得懂的话:“我们现在已经可以抵御一切威胁了吗?”

“抵御一切威胁?!人类,你膨胀了!别说让我也感到恐惧的未知危险,光是道哥,他睁开一半的眼睛,就够把我们部轰出这颗星球。”

楚君归关了频道,对李若白道:“听见了吗?我们现在面临的还是生存问题。”

他掂了掂手里的材料板,道:“这些材料板确实不错,可以拿来做运输船和移动基地的内壁和室内隔板用。但是现在,我们还是要生产金属氢。”

李若白还想再挣扎挣扎,“如果没有一个起码的生存环境,不会有人愿意到这里来的!”

“你和心怡不是都来了吗?”

“那是我们,而且我们也给自己造了房子。其他人呢?”

楚君归若有所思,“你是说不会有人愿意被我们招募?”

“当然!”

楚君归向忙碌的战士们一指,“他们来的时候也不是自愿的。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加入我们的人应该都不是自愿的,所以没关系。”

“你……”

“招募太麻烦,抓就好了。”楚君归作了总结。

等楚君归离开,李若白无奈地叹息一声,把诸多已经设计好的充满艺术气息的家具和饰品设计图从个人终端中删除。此时储气罐中已经保存了足量的氢气,李若白启动金属氢的生产计划后,就返回了住处。

作为飞船驾驶员,李若白一向是飞船上待遇最好的人之一,基地这狭小的居住环境呆得久了,实是让人心浮气躁。

他把自己扔在沙发里,拿了一杯咖啡,一口气喝光。这个时候光是咖啡没有什么用,要是有酒就好了。看着空旷的客厅,李若白忽然想起,似乎有一段时间没有看到少女了。

他想了想,还是放心不下,于是直奔实验室而来。

实验室中没日没夜,完靠预先设置的时间调节灯光来提醒人们休息的时间。李若白走进实验室时,少女正坐在实验台前,调整着一台新设备的设计图。

她神贯注的在研究,还是小开天注意到李若白进来了,于是射出一道强光照在李若白脸上,边照边问:“次等雄性人类,你到这里来有什么需求?没事的话你可以退下了,不要打扰女王陛下的研究。”

李若白张了张口,这个次等雄性的称呼实在刺耳,特别是和少女的女王陛下相比。他忍不住道:“我叫李若白,记住我的名字!”

“好的。次等雄性人类李若白,你有什么需求?”

李若白差点喷出一口老血,明智地决定不和开天这种脑回路有问题的家伙纠缠,对少女道:“心怡,你已经几天没睡觉了吧,不打算休息一下吗?”

“已经有几天了?”少女抬头看了看时间,说:“哦, 47个小时。没事,我现在还睡不着,把这个设计图调整好了就去睡。”

“几天前你就是这么说的。”

少女目光又落在了设计图上,说:“次等雄性人类,你可以走了。”

“李,心,怡!”李若白感觉自己已经处在要和少女绝交的状态了。

少女根本就不理他,继续着手上的工作。

李若白冷笑,“以为我真没办法收拾你?”

“要打一架吗?”

“打不过兮姐我认了,难道还收拾不了你这个小丫头!”

“好!等我13分41秒,就在这里打。”

“我等着!”

两人刚刚约好架,旁边的小开天忽然幽幽地冒出一句:“人类不是有个古老原则:优秀雄性不应该与雌性战斗。”

饶是以李若白的聪明,还是要想一想才明白是什么意思,顿时哭笑不得。

小开天继续道:“劣质雄性人类,你……”

“停!”李若白赶紧解释,“我们一直都很要好,从小就经常打架的。”

小开天明白了,“原来你在幼体时期就已经是劣质次等了。难怪古话会说,幼体期的表现预示了成年的表现。”

李若白痛苦地捂住了脸,道:“心怡!你给这家伙解释清楚,我们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少女早已笑得直不起腰,勉强道:“你这个劣质次等雄性,还需要什么解释吗?”

李若白终于按捺不住,怒道:“李,心,怡!这是你逼我的!”

“哦,你要怎样啊?这位劣质次等雄性同学?”

李若白终于祭出杀招。他打开频道,大声道:“君归,心怡已经两天没睡觉了!”

少女的笑容顷刻冻结。

头像

作者 admi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