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樱桃视频峪口

5月 31, 2022 未分类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慕浅闻言,脸色微微一沉,随后才又问道:“那她们怎么样了?”

“受了惊,有些皮外伤,好在没什么大碍。”孟蔺笙说,“我一直派了人在她们身边保护,才没有酿成大祸。”

慕浅听了,微微叹息了一声,转头看了霍靳西一眼。

因为清楚知道叶瑾帆的各种肮脏手段,所以霍靳西一向严密防控,自从上次程曼殊被叶瑾帆绑架,他就连霍柏年身边也安排了人。

可是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一次,居然轮到了霍家的其他人出事——

也是,在他们这一家子无处下手的情况下,叶瑾帆也只能挑那些能下手的人下手了。

可是他这次的行动,却仿佛已经不仅仅是报复了——

因为实在太疯狂了,这样一桩一件、不分对象、不计后果的疯狂,简直太可怕了。

近乎决绝。

而这样的疯狂与决绝,如果是因为一个人——

那这个人对他而言,是有多重要?

双儿的角落

叶瑾帆对叶惜的感情,在慕浅看来,从来都是利用大于真心,因为在这场感情里,从一开始就充满了算计——

从叶瑾帆进入叶家,假装失忆,成功做了叶家的“亲儿子”,又跟叶惜发生感情,并且利用叶惜和她的关系,步步为营,处心积虑偷走祁然,到后来,叶惜忍不住要爆出真相之时,叶瑾帆选择对她动手,再到叶惜死而复生,被送至国外,他却选择和陆棠结婚——

如此种种,要谈深情,在慕浅看来,是极其可笑的。

可是自叶惜这次回来之后,叶瑾帆似乎是变了,他似乎变得紧张叶惜,为了她连宋千星这样的资源都愿意放弃,仿佛对他而言,再没有什么重要得过叶惜。

可是这样的情形,可能吗?

慕浅和霍靳西前往医院的途中,霍靳西再度接到两通电话,同样是霍家的其他人身上发生了大大小小的事——

这还是没能躲得过的,如果霍家所有人都处于便于下手的公众环境之中,那是不是所有人都会遭到毒手?

霍靳西脸色已经僵冷到了极致,一路上沉默着,一句话都没有说。

慕浅伸出手去握住他,许久之后,他才回转头来,看了她一眼之后,低下头来,轻轻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

车子很快驶到医院,然而还没进医院大门,忽然就被一大群记者堵得寸步难行。

很显然,这些记者竟然差不多跟他们同时得到消息,甚至很有可能,记者得到消息比他们更早。

“霍先生霍太太,听说霍家今天同时有好几个人发生意外,全部被送入医院,有这样的事情吗?”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同时发生意外,真的是意外,还是有人蓄意为之?”

“霍先生,霍家最近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因此被对方大规模报复?”

隔着车窗,记者大声的提问依旧不断地传入耳中,霍靳西面容沉晦依旧,任由外面的镜头怎么拍,始终一言不发,扫都不扫外面的记者一眼。

虽然有保镖和医院保安在外面帮忙疏散记者,然而面对这一群疯狂想要得到一手讯息的记者,车子依旧难以向前移动一步。

迫于无奈之下,慕浅微微放下了一点车窗,看向外面的记者,道:“眼下事情到底是怎么样,我们也还不太了解,具体的,等我们进去了解清楚情况之后,再给大家一个交代,可以吗?们拦在这里,我们不了解情况,们也拿不到资料,何必呢?”

几番劝说之下,一群记者才终于有所让步,让车子艰难驶入了医院大门。

两个人进入医院大楼时,霍家的所有人都已经集中在了一起——

面对着这样集体遇险的状况,所有人都出离愤怒,正七嘴八舌地讨论着事情到底跟谁有关。

一看到霍靳西带着慕浅进门,所有人立刻都迎向了霍靳西,乱七八糟地说起了眼下的状况。

“都给我安静!”坐在众人中间的霍柏年见状,终于忍不住开口道,“现在的情况靳西应该已经了解得差不多了,们一个个来,慢慢说!”

霍靳西在中间的沙发里坐了下来,随后才道:“都坐下,一个个把当时的情况说清楚。”

众人这才安静下来,各自找位置坐下,除了遇溺还在昏迷的霍云卿,其他一个接一个把自己受伤的情况都详细说了一遍。

“这绝对是针对我们霍家的报复!看见门外那群记者没?有什么理由记者得到消息那么快?这是有人刻意挑衅!是向我们宣战!靳西,最近霍氏跟什么人结了怨,居然会下这样的狠手?对方是什么人?流氓吗?黑社会吗?他们以为自己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敢动我们霍家的人,我们必须要让他们知道厉害!”

霍靳西安静地拧眉听完众人出事的情形,一时没有说话。

“靳西,说话啊,心里应该有数,做这些事情的人到底是谁?”

霍靳西又安静了片刻,这才缓缓道:“无凭无据,没办法断定是谁,一切等警察来了再说。”

话刚说完没多久,容恒就带队赶到,推门而入,“二哥。”

见到他,霍家其他人又是纷纷上前,拉住容恒开始询问与诉说。

容恒眉头紧拧,听了个大概之后,才开口道:“叔叔阿姨们先不要急,先跟我的同事留一份详细口供,其他细节我们会一一调查……二哥,我们聊一聊?”

霍靳西站起身来,离开这个房间,去了隔壁。

容恒随后而来,反手关上门,看向霍靳西道:“是不是叶瑾帆做的?”

“除了他,大概率不会有其他人。”霍靳西说。

“可是他怎么敢……”容恒说,“这样大的动静,他这是打算跟彻底撕破脸吗?谁给他的底气这样来招惹霍家?”

霍靳西听了,缓缓道:“这些事情都不算大,也不容易留下证据。他是认定了,我拿他这些肮脏手段没办法——”

“如果我们这边实在查不到什么证据指证他,那二哥打算怎么办?”容恒又问。

话音刚落,门口忽然就传来敲门声,两人同时转头看去,齐远推门走了进来,似乎是上来得很急,气还没喘匀,就着急开口道:“霍先生,刚刚收到的消息,陆氏参与的海城娱乐城项目,被官方纳入了重点发展建设项目——”

闻言,容恒蓦地看向霍靳西。

这一年多的时间以来,陆氏参与的投资项目虽然失败居多,可是叶瑾帆却有恃无恐,因为他手上有霍靳西主导的南海开发项目,就足以让他高枕无忧。

而现在,同样有大笔资金投入的海城娱乐城项目同样成为官方扶持的重点项目,那对叶瑾帆而言,更是强而有力的后盾。

“所以,这就是他底气的来源?”容恒说,“两个官方扶持的重点项目在手,他觉得,是没有人能够动得了他了,是吧?”

霍靳西听了,却只是冷笑了一声,随后道:“这样的好运气给我,我也会有十足的底气。”

容恒脸色微微一变,却又听霍靳西一字一句地开口道:“只可惜——这样的好命,他担不起。”

“二哥?”

霍靳西说:“放任他在海里游了这么久,他原本可以有更多时间再得意一会儿,只可惜,他自寻死路——我不会再给他喘息的机会。”

……

傍晚时分,叶惜在孟蔺笙借给她住的那间小别墅里,刷到网上铺天盖地的霍家被仇家恶意报复的消息,一双手都在控制不住地微微颤抖。

她一条接一条地翻过大部分新闻,确定没有看到慕浅和孩子受到伤害的相关消息,这才终于放下了平板电脑,转头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给孟蔺笙。

“孟先生……”电话接通的时候,叶惜的声音控制不住地微微颤抖,道,“我看到网上很多关于霍家的消息,能不能告诉我,浅浅有没有事?”

“据我所知,慕浅没事。”孟蔺笙说,“她身边很多人保护,不会轻易出事的。”

叶惜按着自己的额头,很久之后,才又低低开口道:“是不是我哥做的?”

“心里明明有答案。”孟蔺笙说,“又何必来问我?”

“对不起,对不起……”叶惜忍不住低低道,“孟先生,能不能帮我跟浅浅说声对不起……我哥肯定是因为我的事情迁怒于霍家,我没想过会连累他们的,对不起……”

“所以呢?”孟蔺笙说,“这就准备举手投降了?”

叶惜抱着自己,在沙发里缩作一团,又沉默许久,才低声道:“我没想到会让他这么生气,我也没想到激怒他之后,会连累到别人……孟先生,我不想连累别人——”

“那就乖乖回到他身边,继续当一只为他所掌控的小绵羊,他说是什么就是什么,觉得这样,结局就会有所不同吗?”孟蔺笙的声音清冷平静,不带一丝多余的情绪。

“我不知道……”叶惜闭上眼睛,痛苦地开口道,“我只是觉得,也许我可以劝得了他……”

“那我提醒,他现在越是疯狂,说明离成功的边缘越近。唯一能够让他回头的机会,就是这次。”孟蔺笙说,“如果在这个时候放弃,那之前所有的一切,全部都成了无用功……自己考虑清楚吧。”

头像

作者 admi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