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视频app污下载橙子抖音版

,最快更新大佬宠妻不腻最新章节!

“嘭——”

许鹿结结实实的摔了一跤,她原本以为没事,手掌撑着地面想要站起来的时候却发现膝盖处传来钻心的疼痛,额上瞬间冒出了密密的汗珠。

“棉花糖姐姐没事吧?哪里摔疼了?”

站在对面的闹闹清晰的看到了许鹿脸色不太对劲。

薄战也朝半坐在地上的许鹿走了过去,蹙眉问道:“摔到哪了?”

许鹿不想给人一种“我是麻烦精!我是作精!”的感觉,撑着疼痛摇头,“没事,估计就是磕到了。”

薄卿跺了跺脚,恨铁不成钢的看向自家哥哥,“哥,棉花糖脸色好白啊!快抱她回去让家庭医生看看,万一真的伤到哪就不好了。”

许鹿刚要说话,就看到薄战半跪在她旁边,“到底哪里疼?”

他黑眸直直的盯着许鹿、

许鹿指了指自己的膝盖,“这里。”

薄战看了一眼她额上密密的汗珠,头一回觉得妹妹说的话特别有道理,弯腰就抱起了地上的许鹿,大步朝主屋别墅走去。

萌妹与咖啡的浪漫写真组图

突然的失重感让许鹿伸手搂住薄战的脖子。

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她甚至能清晰的听到薄战胸腔内震动的心跳声,她双颊像是充血似的红成了番茄。

上次在篮球场被他的球砸晕,他公主抱自己去医务室的情形她完不记得了。

这次,她却能听到他擂鼓的心跳声。

甚至能闻到他身上那股少年的荷尔蒙气息,醉人心弦!

夏天的衣服本就单薄,每走一步对许鹿来说都特别煎熬,她勾住薄战脖子的手臂都在冒汗了,她也感觉到薄战在冒汗,俩人的汗液交织在一处。

被喜欢的人公主抱是件最幸福不过的事情了!

哪怕知道薄战并不是因为喜欢她而抱她,她也觉得很开心了,她垂着眼睫,声音软软的,“我是不是很重啊?”

她都看到薄战额头上出汗了。

薄战垂眸看了她一眼,“不是。”

许鹿抿了抿唇,看到薄战额上有一滴汗马上要淌到他眼睛里面了,连忙伸手想帮他擦掉。

薄战黑眸渐沉,“别乱动!”

许鹿吓得连忙缩回手。

之后一路也不敢乱动了,垂着眸乖乖窝在薄战怀里,心里却忍不住嘟囔道:好心没好报!

从网球场到主屋别墅的距离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薄战因为担心许鹿的伤,走得有点急,再加上天气热,他后背都湿透了。

许鹿心里更觉内疚了,“谢谢啊!”

一分钟后,薄战忽的开口,“怎么谢?”

许鹿倒是有些意外的抬眼看向他,“谢谢”这种话不过是客套话罢了,哪有人还追问要怎么谢的?

“……尽管提,只要我能办到的都行。”

她想的是,甭管年年哥哥要什么谢礼,她都得办到啊!

薄战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自己想。”

许鹿:“……”

她只能绞尽脑汁的想了想,“那我请吃饭?”

薄战声音懒懒的,“我看起来像是缺那顿饭的人?”

许鹿又斟酌了几秒,“我帮补习语文?”

薄战看她的眼神更冷了,“就这就想打发我?”

许鹿:“……”

心中翻了个白眼: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倒是说啊!

她实在是想不到了,“既然是我给的谢礼,要不还是自己想吧?”

俩人正聊着,家庭医生匆匆赶来了,仔细察看了许鹿的伤势,并无骨折现象,就是膝盖擦破了皮,出了不少血。

简单来说,就是皮外伤,没有伤筋动骨。

夏知星这才松了口气,要是棉花糖今天真的受了重伤,那她都不知道要怎么跟好友交代。

她拉着许鹿的手说道:“虽然是皮外伤,但医生刚才也说了,现在是夏天要防止感染,每天都要按时上药,这几天就乖乖住在夏姨家好不好?等伤好了再回学校住?”

许鹿摇头,“没事的,夏姨,皮外伤我自己回去擦药就行了。”

夏知星笑道:“夏姨是外人吗?爸临走前可是把托付给我照顾的,这要是留下疤痕爸爸妈妈不得找我?再说宿舍前几天不是有人恶作剧放了老鼠进去吗?万一再有居心叵测的人怎么办?”

许鹿怔了几秒,有些意外夏姨怎么知道自己宿舍被人投放了老鼠的事情。

她潜意识的看向薄战,但又觉得不可能是他说的。

夏知星轻咳了一声,“不管是谁说的,至少这件事是真的发生过的,有第一次难免就会有第二次,一个女孩子孤身在异地,如果没受伤也就罢了!受伤了夏姨怎么忍心让一个人回宿舍去住呢?”

面对如此热情的夏姨,许鹿还真的有几分动摇,可一想到要跟薄战同住一个屋檐下,她心中是既期待又有些……担忧。

夏知星要是看出了她的担忧似的,“年年他明天就要去海城参加物理竞赛,至少一个礼拜都不在家,没关系的。”

被亲妈cue了的薄战忍不住开口,“我……”

夏知星转头狠狠的瞪了儿子一眼,将薄战后面的话阻断在喉咙里。

我明明就去两天。

许鹿这才想起盛望跟她说过薄战明天要去海城参加国物理竞赛,要去至少三四天。

蓦地,她的心情一下子又低落了几分。

原来住在夏姨家也见不到薄战了呀……

夏知星不等她拒绝继续说道:“可以和安安住一间房,要是不习惯的话,她隔壁有一间客房,我这就让佣人去收拾。”

被CUE的安安也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了,开心不已的接话,“棉花糖就住下吧!就当陪我了,看我就有哥哥有弟弟就是没有姐妹,我特别想要一个女孩作伴的。”

她撅着嘴,声音软糯糯的撒娇。

许鹿只得点头,“好,等脚伤好了我再搬回学校。”

夏姨一家盛情难却,她要是再拒绝就显得过于矫情了,反正薄战这个礼拜都不在家,自己住下来也没什么关系吧!她也挺喜欢安安的,性格直率大大咧咧,有什么说什么的性格倒是很对她的路子。

标签:

Related Post